【女友的真实性体验】(35)【作者:harrys(殺人王)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715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(三十五)群交、烙印(下)

                前言、

  佳祺可是插大诸作中,最受网友欢迎、意淫、幻想的女孩吧;所以,听到这个消息,当然是非常高兴。

  作为两个世代的交谈,承蒙插电大的抬举,曾经也问过我为什么愿意写诗凡,却没有续写佳祺的打算。就我而言,两者的背景相似,但性格却很不同;虽然都肯定不离作者於现实生活里的认识,从而创作出如此丰满个性的描写。

  只是佳祺的创作,诗凡作为同类的作品,某程度是前导的基础,逐渐扩充,成为一个极受欢迎的系统故事;若要续写,依在下极重脉络的个性,肯定要「射」上百次才可以续写,还要小心翼翼,避免毁了其他读者的幻想(人人心里都有个佳祺,佳祺在小说里都只是白纸黑字,但佳祺经各人的经历,得到的意象将人人不同。)

  上述的缘故,续写难度肯定相当,但这也是为何我会这么高兴院友愿意续写的另一个原因。

  相对而言,诗凡的故事只有三章,容易掌握脉络,同时可以发挥的空间相应较多;当然,诗凡对我而言,会比佳祺更令我有欲望去续写,这里有情感因素,什么情感因素?虽非什么文人,但自有伤心处。然而,这就是我为何愿意续写诗凡的因素-只是我跟插大都有共识,我们的诗凡,亦如上述所言,小说里是一样的,但心里的诗凡并不一样,他的诗凡,是2007年的人物;我的诗凡,是2013年遇上的人物,哈。

  最后,我想说《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奸盛宴》的C大不更新,我就不更新了,或者履行前约,为了惩罚他这个创世主太监此文,我把思静她们…哈哈。
  好啦,这是开玩笑的,《南半球艳事》跟本作的连载已经足够逼死自己了,还有一部纪念性的小作品在构思当中,我哪来的力气给C大补啊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母狗凡…你好淫荡…啊…肉洞…真他妈的紧…好多水…脸…

  好美啊…骚穴讚…「

  「主人…肏我啊…肏死母狗凡啊…好强哦…」我一边称讚着小黑哥,听得哈哈大笑的小黑哥,更为奋力勇猛地挺动肉棒来;然后一边握住诗婷丰满的乳房,用力抓捏手中,属於十八岁大一校园女神的乳肉,扭捏出各种淫秽的形状。顺从的诗婷,一边享受着被奸淫的快感,一边别过头来,将小嘴送到小黑哥的脸,主动用舌头吻上了各自已湿透的嘴巴。

  在背后的诗涵,就继续用力钻进小黑哥的菊道,四处搅动,清秀的俏脸完全贴在黑黑的臀部,然后用着丁香小舌,不断用力的挺进着。被三姊妹一同侍候得爽快异常的小黑,巨大的黑色巨棒,更疯狂的抽插着我的小穴。

  「大姐给哥哥肏得好爽哦…小涵涵也…也想要了…给我…打针…啊」

  「我也要…母狗婷也要…我不要当学弟女神…我要做母狗…」

  在毒龙的诗涵,用着双胸来磨蹭的诗婷,竟然一同开始主动的提起美臀,双脚撑起的她们,还用手将阴唇主动张开给前方的奴主和小韩,诗婷还说着「不当女神,要当母狗」,难道变痴女还不够…

  我的好妹妹…要继续堕落到什么程度呢。

  「真是三只好母狗,都放在一起肏吧,哈哈…」

  「妈的,小韩你真他妈的会玩啊…好吧,来个『三元及第齐中出』吧!贱货!」享受着另外三个美女侍候的奴主和小韩哈哈大笑,小韩的提议更引得奴主连声髒话喊好;诗婷和诗涵在命令下,高高翘起诱人的少女淫穴。然后一边举起各擅胜场的清秀圆臀,纷纷被展示在小韩、奴主,以及同是性奴的色女面前。

  「母狗菁、母狗淇,帮老子爽爽,推进去母狗婷那…」诗菁和芷淇听到奴主的命令,会意的诗菁和芷淇,便从后一起重重的推动奴主的屁股,狠狠的压进了诗婷的深处!

  「啊…爽…哥哥…肏我…」诗婷舒爽的娇喊着,一边用行动来展示自己得到肉棒的慰藉是如何愉快的感觉,将自己青春的雪白玉腿,紧紧环绕着奴主的腰肢,然后如灵蛇一般缠到奴主的后背,然后不断主动举起自己源流不绝的花心,任由巨大的陌生肉棒,进入女性神圣的子宫重地…只见奴主和诗婷一起发出舒爽的呻吟,而两双各属美妇和少女的小手,正不断用纯熟的手法,推揉着自己的屁股和后背,让肉棒逐渐深入前方的淫荡少女之中。

  「母狗涵,哥哥想肏母狗雅耶,如果要肏你哦该怎么办啊。」

  「雅雅…涵涵想要…可以给涵涵先中出…吗…我好想要…大…

  鸡巴…给我…最多给你吃…精液…嘴巴…脸…穴穴…都可以…「

  「哈…雅雅没关系…主人哥哥爽就行…我来吃母狗涵穴穴里的精液…」另一边的诗涵,接近变态的高中国中女孩对话,使得同是青少年的小韩,不禁更加疯狂起来,便举起自己发育成熟的肉棒,慢慢推进那潮湿而柔滑的阴道,而诗涵一脸开心的看着又一只肉棒,逐渐穿刺入那膨胀充血的阴唇,最后和男孩的私处,终於紧紧互相结合,两个迷离的眼神,可见双方对对方的性欲,带来无进的快感。
  诗涵一边深深的看着狎玩自己,属於可怕男孩的眼睛,然后看着自己的阴穴,再被男孩故意温柔、慢慢的,轻轻的抽出,不断插入…轻柔的动作,使得习惯被主人和恩客疯狂抽动的诗涵,有着来自别开生面的愉快摩擦,在性欲的催动下,诗涵渐渐开始不安於配合着小韩的动作,也像她的两个姐姐一样,用双脚抱紧少男的细腰,然后轻轻顶起自己的阴部,迎合着来自陌生男生的抽插。

  诗涵、诗婷和我,在小黑、奴主的抽插下到达一次又一次的高潮,我们三姊妹一起不断让男人们发泄了欲望。

  诗婷如往常一般,用嘴巴将又一枝肉棒清理得乾乾净净,调教和洗脑在媚药、姊妹的堕落快感下,身体的改造已经完全成功,已经从「学弟口便器」,变成真正不分年龄的「口便器」。

  「爽死了…」躺着被男人狠狠干着的我,看着旁边四围,全是数不清的男女们,疯狂的追逐和性交;刚才玩弄着两个慧然和芷兰的女孩,已不知不觉的激战到我的旁边,只见慧然和芷兰,各自被三个男人玩弄着,主人正用力不断,以正常体位方式抽插着慧然,慧然的双手就努力的为两个男人不断套弄肉棒,彷彿祈求男人们的精液射往自己气质清丽的脸庞。

  「啊…」慧然这时候突然将双手先环向主人的脖子,让主人安心的躺下,然后以坐莲的形式,把肉棒主动的插入已被挑弄无穷性欲的肉洞,不断用女生最重要的部位,上下套弄着巨炮,一边再次为两个男人打起手枪,姣好的脸庞和惹人怜惜的气息,随着慧然美目的微闭,透露出女孩根本的性需要正完全得到解放,而飘逸的长发随着性交,和匀称的双乳一样不断用力的律动、摇动着。

  至於拥有一对接近36寸的F罩杯巨乳,白哲、形状绞好的芷兰,令人遐想的腰肢、丰满的下围和美腿,形成诱惑异常的雌性曲线,下面三角地带的黑色茂密丛林,也毫不保留的完全展露。一双双峰上的嫣红色乳头,已经随着女体的觉醒而完全突起,看得唇乾舌燥的男人们,当然立即恨不得一口吞下,疯狂地吞食着属於少女的体香…看着因吸吮而不断流出的母乳,天啊…这个叶芷兰看起来只有17、18岁的年纪,莫非也已经怀孕了吗?

  而其他的男人们,一边继续调教着会场里,全数已经屈服於他们的漂亮女孩,用无休止的群交,让她们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,并且逼迫她们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迎合着男人,用各种花样为男人服务,把她们训练成妓女一样。

  不少同样是性奴的女孩,也一边助纣为虐,祐瑄、碧筠、仪蔓、毓洁都给她们抱起,让同为性奴的女生,不论是青涩的少女,还是已然成熟的青熟艳人,都要接受男人们一次次猛烈抽插,让污浊的精液灌入小穴;只要是女人,就要给男人授精打种,接受不断的调教,和高潮的恐怖洗礼,直到翻白眼失神,再被其他同为性奴的女孩打针…灌药,周而复始…这里真的是地狱,一个属於女性极乐的地狱…

  「又一次了…射好多…啊…肏…肏死…我们三姊妹…」

  「叫吧!尽情叫吧!变态母狗!母狗凡,待会给你的最后调教要来了,母狗婷、母狗涵,你的母狗大姐要成为这里一份子了,爽不爽啊…哈……」

  「爽…大姐…这里好多精液…真的超爽…」

  「涵涵离不开这里了,不去留学了啦…留在这边做母狗,给主人生小母狗就好…大姐…二姐…一起…啊…又来了…肏…雅雅…芷淇…啊…」

  「操,母狗涵又想跟母狗雅比赛谁授精最多啊…」

  男人们听着我们三姊妹的淫荡对话,再也忍不住下面那话儿的魔性,开始各自扶着所属女孩的细腰,让巨大的肉棒开始全速的抽插着小穴。猛干已成痴女的章家三姊妹!

  「母狗凡,我要射了!」「啊!」小黑放开精关,一下把龟头直冲子宫,将全部的精液全射了进去。习惯中出的我,竟然吓了一跳,但是我在药物和性欲的控制下,只能瘫在地板面上,大口喘气,一对诱人的双峰随着沈重的呼吸声音,不断高低起伏着,上面两颗充了血的乳尖继续不受控制的挺立。

  虽然我已习惯被内射,但陌生男人的精液中出,还是这么久第一次!我已经不单给男友戴上一顶绿帽子…今晚,将会有第二顶、第三…无数顶…我是个跟二妹诗婷、小妹诗涵一样,可以给任何男人肏上的肉便器、妓女了。

  「哈…小黑哥,还笑我,轮到我了…」小韩笑着刚才亏他「年轻人就是年轻人」的小黑是第一个射精的男人,然后一边作最后的冲刺,将胯下的诗涵肏得只能死去活来的大喊。

  「啊!…哎唷!…啊!…天哪!…哥哥真棒…嗳…以后我给你在学校…肏…哎…干死啦…」

  「肏…你们学校都净是女人…」

  「那…就介绍她们给你肏…我当…妈妈…桑…」给逗得疯掉的少年,终於将整根插在阴部的肉棒死死结合,将年轻热烫的精液,完全泄在诗涵的黑洞里面,一边大声叫骂着爽朗的快感!

  「哎呀…这淫娃是玩坏了…脸却他妈这么清纯…母狗婷,你妹说想做妈妈桑了…」

  「哈哈…两姊妹…一起啊…我们…都一起…接…客的啊…啊…

  好…哥…哥…快…给精液人…家…「诗婷一边回答着不堪的提问,一边看着身旁的大姐与小妹已被中出授精,便更加主动的求取插弄,不断高声的呻吟,渴求像旁边的姊妹一样,肏出属於女性的高潮,而奴主亦不再忍受理性的冲刺,将一股热流浇在敏感的阴道,将灼热的浓浓精液,全部灌进诗婷的子宫!

  我们三姊妹就这样在狂交的世界里,第一次一起迎来了陌生男人的授精中出!三个男人这时则整个瘫在地上,一边将诗菁、中雅、

   芷淇三个各自侧身的躺在他们的身旁;享受来自女生们的亲功与情

  欲推拿。一张张诱人的小嘴,不停的对三个各有特徵的男人送上香吻,特别的是诗菁,像妓女又像妻子一样,一边在小黑的胸前抚摸着,另外一只手则往下握住他那刚才为我授精的肉棒,不停上下套弄着,整个丰满得不成比例的妖艳胴体,用着恐怖的双峰,不断上下廝磨着刚高潮的黑色肌肉。而中雅则「顺守承诺」,不断吸食着诗涵幼芽的阴道,舌头一下一下的舔食着浓浓的少年精液。

  「母狗菁…有时候真的把你看作是我老婆了…」享受着美妇的侍奉,不禁舒爽的小黑说着。

  「我也是…可惜不知道…中雅是谁的…」诗菁一脸淒然的说道,一边开始用着湿润的阴道,磨蹭着粗黑的身躯。

  「放心吧…中雅长得这么像你…看多会吃精啊…谁的种又怎样…

  老子就是她老爸…当然…嘿嘿…「

  「我是你的女人…中雅又…我已经认命了…你肏她的时候…温柔点…」
  「哈哈…母狗菁想要了…好吧,母狗雅,我们过去找你淫娃阿姨去。」看到中雅已经差不多把诗涵阴道里的精液,津津有味的吸进嘴巴,一口一口的吞进肚子里的小黑,便命令两母女开始下一步的行动。

  「是的…谢谢爸爸…」

  「哈哈…待会跟母狗雅要跟大淫娃的女儿比划一下,看谁中出最多啊!不然你们两个名字就白改了,中雅、初雅…」

  「操…待会我也来啊,好久没肏诗萍那淫娃了。」

  「哈哈…你那诗萍姐可骚了,待会见啦…」小黑一边回答小韩的笑声,一边贱兮兮的牵着两母女,而已完全听从小黑命令的母女,先是顺从的停下了双手的动作,然后一个接一个,让女儿跟自己这位性奴母亲,一起爬行,往另一边走去,准备下一轮的疯狂奸淫。

  剩下我们三姊妹与芷淇的铁笼里,我们各自侧身躺在小韩与奴主的身旁,各自一双双的媚眼,并没有因为中出而消退,反而继续淫荡的望着前方的男人,双手也不安份的在他们的身上乱七八糟抚摸着。但两个男人只是闭上双眼,一起享受着高潮的余韵。

  「小凡啊,你也是……真是最棒的女人了。」我娇媚的依偎着正恢复的奴主,被我逗得满意非常的奴主,不禁讚叹着我的顺从和娇柔。

  「噢,小凡,表现得很不错哦,第一次给主人以外的男主中出,很讚吧!」主人这时候,全身赤裸的走了过来,而刚被他肏得像头母猪的芷兰,就被抛在地上,精液正不断从茂盛的阴穴里流出…只是射出精液的巨炮,仍然挺立得如钢铁一样。

  「哎,老刘,你的母狗真讚,不单量多,质也高耶…刚才小黑说肏母狗凡差点一插就射了,妈的。」

  「哈哈,那小黑人呢?又去肏哪只母狗啊…」

  「没啦,照顾他那母狗菁跟闺女,好像是去找他另外两只母狗吧,对了…刚才打炮的时候,看到她们在阿忠那边,跟阿忠带的那条母狗雯玩吧。」

  「这么快就转第二回合,我那母狗应该还没谢谢人家播种啊…」

  「哈…那你待会带母狗凡去『谢种』就好啦…刘哥,待会去哪玩,玩母畜还是先给母狗凡打手续啊…哈哈…」

  「嘿嘿,她今天第一次来,当然是得先办完手续啊。小韩跟小王要不要一起来,顺便给小韩肏肏母狗淇嘛…」

  「母狗淇这么正,我当然要肏啰,但宜玟那三八也在吧,我比较想肏她耶。」
  「小韩你坏了,快来吧,她快给弄死了,快来快来。」主人一脸狡诈的看着小韩,然后不怀好意的牵起我的项圈,我、诗婷、诗涵,和正在跟诗涵亲吻的芷淇,就这样被牵着,四具迷人的女体,除了芷淇给奴主重新穿上胸衣和内裤,带上了口塞,我们三姊妹除了项圈和铁牌,就只剩下性感撩人的胴体和曲线。
  「肏…那就是母狗凡啊…」

  「刚被中出啦,老刘要带她去哪,待会记得给我也爽爽呢…」

  「老刘啊,我那闷骚货黄郁婷要不要给你爽爽啊,刚从高雄新鲜火辣带上来啊…」我们三姊妹的「巡游」,身材稍高的我、中等身材却有着圆满双「丸」的诗婷,身材娇小却清丽无伦的诗涵;让周围的男人们发出阵阵狼嚎。至於娇小的美女芷淇,也一样的给男人们一次又一次的视奸,胯下的性奴也因此被进一步的被肏奴,至无可自拔的境界。

  「啊,小黑,找你一阵子了呢,哎刚才肏小凡肏得爽不爽呢?

  母狗凡,给人家中出,还不赶快感谢小黑哥!以后你可以出去接客了啦,什么男人都能上你的贱货是不是?「

  「是的…谢谢主人!谢谢哥哥的赏赐,射这么多精液给我…让我以后可以出去接客,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男人都可以上的贱货…」

  对那个男人说,「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主人,还要调教这两个奴隶一起伺候主人。」我卑贱地说着毫无廉耻的话,主动的对着为自己授精的陌生男人献媚,我已经跟诗婷、诗涵她们一样,成为人尽可夫的淫妇了…淫词秽语对我已经不再难以启齿,甚至对完全不认识的陌生男人,那些无比屈辱的规定我也无条件的全盘接受。

  「母狗凡,黑哥好爱你的贱奶贱脸啊,好骚,不枉老子用精液给你凭证,待会回来,就是个真真正正的骚母狗了,知道不…哈哈…」

  「哈…爸爸…肏我…好爽…那个…姐姐…谁…啊…这么…骚…

  比…妈咪…还…骚「这时候,一个小女孩胀红了脸,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支吾着。

  「这就是母狗凡啰,全名叫章诗凡,初雅好好跟姐姐学习啊…

  哈…淫娃萍,你女儿又跟中雅比谁中出得多了…「

  「哈…我也跟女儿…比…比…中雅…让…让初…雅跟…阿姨…

  啊!「

  原来是诗菁她们提过的两母女,那个叫初雅的女孩,跟叫诗萍的女生看起来长得相像,同样是一张娃娃脸,只是相对诗萍,胴体和中雅一样,白晢得毫无血色…苍白得好像有点不太健康。而作为妈妈的诗萍,看起来却只有24岁左右的年纪,在快感的伸张下,完全不像苦苦地对抗阴茎在身体里钻动的姐姐诗菁,一边呻吟仍然可看出拥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,而与自己姊姊、女儿同样波涛汹涌的双乳,都一样被小黑和几个男人用力地捏、拧出无尽的乳汁。然后被男人们用着各种手段、体位强暴四个命运同样悲惨的「一家女孩」。

  「真是重口味…母女丼已经够爽了,还姊妹母女一起上…阿宏你真会玩。」
  「老刘,过奖啦,好歹也调教个十五、六年啊,不这样哪能跟你做兄弟…你那母狗呢,待会过来一起干啊,帮忙给中雅打个种…

  再不然给母狗菁打种…哈…贱货刚又生了,继续生些小母狗玩玩啊…「
  「好。阿忠,你那只母狗雯快给小黑他们肏死了啦。」

  「哈哈…母狗雅不也是一样给我用来肏…有什么所谓…小雯!加把劲,让小黑哥爽翻天知道没有!」

  我看着一群人仍继续着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,女孩们的脸上,身上,嘴里、甚至是肛门都被射满了精液。至於已被中出的慧然、芷兰,就各自像面纸一样,用完就被抛在地上,任由她们分别躺在地面,以性感的姿势和曲线,各自娇喘着,期待下一个男人的临幸,而性欲无穷的男人们,自然像接力一样,再次填充空虚的肉洞,充实女奴因性交而疯狂,因性爱而堕落活着的诱人胴体…

  天啊,这简直是地狱;但我没想到更恐怖的地狱,正在另一边等待着我…
  暂时远离嘈杂的群交派对,我们在常交居冰冷的地板上,四只「母狗」,就这样被牵着爬行着;我脸上充满着对前路的不安;然而药物的作用下,我的阴穴继续潺潺不断的流出淫水。

  「大姐,放心…我们都来过这里了,你会很爽的…」看到我满腹狐疑的诗婷,不禁别过头来,安慰我道。

  「母狗婷…别说话!」

  「是的…主人…」

  主人的厉声命令,使得我们再也不敢吭声,不知道走了多久,却看到通道里,有着很多的油画!每张却都是西式画风的「春宫图」!只是作品里的女主角都不同;有赤裸着被捆绑起来鞭打的内容,也有帮男人口交的画面,还有一些是几个女孩一起被画进油画当中,然后画作的下方,都是所谓的「铭文」,全部都用金箔印刻云石保存,刻着女孩们的笔迹,承认自己是那些男人们的性奴隶。

  终於,我们一行来到灯光昏暗,却富丽堂皇依然的大理石走廊尽头,一个毫不起眼的门户,只简单写上「调教室」三个字。

  「主人…」这时候,一个穿着性感洋装的女孩,正在门外跪拜着,女孩在主人的同意下,抬起了美丽的脸庞。

  「这女孩是!」我看到她的脸,竟然是她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